栏目导航

♥善良温顺的她很是为难心里好生地难过♥

广州侦探善良温顺的她很是为难心里好生地难过,“你和兰湘多久才结婚?钱没准备够吗?”舅舅很关心龚和的婚事,因为龚和都31岁了。兰湘没等龚和开口,就接上了,“他就是拿不出那么多钱,不然我妈早就同意了。”

“估计要多少钱才够?”“彩礼钱30万听龚和说有了,我妈说还要买辆象样一点的客货两用车,方便我弟弟做生意好拉点货----”“那----还得要多少钱?”“也不是很多,加上改口费、认门费、谢媒费、酬客费、红包费,及家俱家电之类的东西的费用,大慨还要35万的样子,也许还要----”

舅舅听了兰湘说的数额,心里有些不快,他转过身来对着龚和说,“你小子藏得够深的,结个媳妇都要用恁多钱,不晓你还藏得有多少。不过我还是要说一句,你看你自己那房子都要垮了,是不是该留点钱来修一下,不然兰湘过来怎么住?”舅舅这话象是,话里有话,不过兰湘怕是听不出来的。

本来兰湘说的这些话,龚和早就听兰湘她妈说过,可是龚和没那么多钱,那妈就没让女儿过门,这事也就搁下来了。可兰湘却是巴望着的,今天舅舅一问,她就照着她妈说的话,说给了他舅舅听,想让他舅舅能再催催他。

可是龚和听了心里却不太舒服——‘你妈是这种人也就罢了,想不到你也是这种人,’他把被兰湘手臂圈挽住的手慢慢地抽取出来,然后对兰湘说,“没有钱了,我还有条命,回去问你妈要不要----”“你不要这样说,钱不够可以叫舅舅帮帮你不就行了。”兰湘也许对龚和真的有感情,才想叫他去找舅舅帮帮的,这下她到好,干脆就当着舅舅的面直接说了出来。谁知龚和听了越发的不舒服,“你妈是不是想连我舅舅的命也一并要----”

龚和起初甩出来的硬话,兰湘还没把它当回事。听到这第二句硬话,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,她没有反对她妈的过份要求,眼下也不认为龚和就是错的,善良温顺的兰湘很是为难,心里又好生地难过,再也不知道说什么好,该怎么办了----她慢慢地转过身去,失望地走了。

 


上一篇:儿子高考完我和丈夫离了婚走出民政局

下一篇:广州侦探没有哪个男人愿意往火坑里跳

更多资讯:

|调查步骤|侦探讯息|专业队伍|费用报价|案例展示